五星级酒店在华频亏 或于2020年得以恢复

http://www.hotel.hc360.com2015年03月26日10:34 来源:迈点网T|T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表示,五星级酒店正处于三十年来最低谷,预计走出这一低迷期尚需时日,或2020年之后方有望恢复。

    近日,北京市财政局转发了财政部对外发布的新版党政机关会议定点管理办法,和过去相比,该办法更加强调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其中明确规定,会议定点场所有权拒绝党政机关提出的超出协议的服务项目和要求。

    此前,北京市完成了市级行政事业单位2014-2015年度会议定点政府采购项目,通过公开招标,确定了318家会议定点单位。其中,具备接待大型会议能力的39家,具备接待中小型会议能力的260家,只提供会议场所不安排食宿的“节俭版”纯会议场所19家。而五星级酒店等高档场所,已不再纳入会议定点政府招标采购范围。

    这对以会议为主营生的多家北京五星级酒店来说,不啻为当头棒喝。

    自1985年长城喜来登开业,中国五星级酒店发展进入第三十个年头。目前全球各大酒店集团的高端酒店均已云集中国,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赵焕焱指出,受供求关系失衡等多方原因,2015年五星级酒店的利润或首度告亏。

    供过于求的困境

    近期,国内高端酒店业的坏消息一个接一个。

    据国内媒体报道,近日,东莞一家山水式五星级酒店莲花山庄决定向“农家乐”转型,酒店内辟出数十块菜地出租给市民种菜。

    而更早之前的2014年12月,因资不抵债,无法偿付到期债务,宁波慈溪雷迪森广场酒店便宣告破产,成为国内第一家破产重组的五星级酒店。

    雷迪森广场酒店破产的重要背景是宁波五星级酒店严重的供过于求。据了解,宁波有22家五星级酒店,20多家按五星级标准建设并已经开业的酒店,近30家待建、在建的五星级酒店,这意味着不远的将来宁波将拥有70多家五星级酒店。

    1985年北京喜来登长城饭店开业,喜来登成为第一家进驻中国的国际五星级连锁酒店。此后三十年,所有国际酒店巨头的高端酒店品牌陆续登陆中国,中国本土的五星级酒店亦发展得如火如荼,但发展到了而立之年的五星级酒店,却开始遭遇多重困境。

    北京市旅游局的统计信息显示,截止到2014年底,全市共有星级饭店554家,其中五星级酒店65家。而且,2015年全国新增的62家五星级酒店中有三家将落户北京。

    北京是国内最富盛名的会议城市,即使少了政府的会议需求,还有众多公司会议和专业会议弥补。可在其他城市,受政府采购需求锐减,五星级酒店只能陷入经营困境。

    宁波市场的严重过剩,仅仅是五星级酒店区域现状的一个缩影。据国家旅游局的统计,截至2014年年底,我国共有约1.35万家星级酒店,其中五星级酒店850余家。

    据迈点旅游研究院对国内酒店开业情况的不完全统计,2014年1月至12月,全国开业的五星级酒店数量为153家。而按照各大酒店集团的计划,2015年全国还将新增62家五星级酒店。

    数量激增的同时,五星级酒店的营业利润、每间可供出租客房收入(RevPAR)却逐年下降。

    赵焕焱指出,2010年,595家五星级酒店的RevPAR为401.59元,2011年,615家酒店为430元,但到了2014年第四季度,783家五星级酒店的RevPAR仅为381.78元。

    赵焕焱向记者提供的另一组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星级以上酒店共11781家,当年这些酒店的总利润为50.70亿元,2011年,行业利润达到巅峰的61.43亿元,但此后随着五星级酒店日益激增,星级以上酒店的总利润未见好转,反而恶化至亏损。

    2012年,全国星级以上酒店利润降至50.46亿元,2013年,酒店行业收录亏损20.88亿元。由于五星级酒店的利润贡献率一直占全国星级酒店总额的90%以上,行业业绩录入亏损的主因在于五星级酒店的利润暴跌。

    2013年,全国739家五星级酒店共有26.11万间客房,利润仅为29.96亿元。赵焕焱预计,受大量新开五星级酒店的业绩影响,2014年全国五星级酒店的利润更将降至仅为几亿元,而2015年五星级酒店更可能首度出现整体亏损。

    出路何方?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向记者坦承,目前五星级酒店受国家政策和供求关系严重失衡的影响,正处于三十年来最低谷,预计走出这一低迷期尚需不少时日,或得2020年之后方有望获得恢复。

    尽管国内五星级酒店已经呈严重过剩的状态,各大国际酒店巨头仍未停止在华新开五星级酒店的计划。

    以喜达屋集团为例,旗下五星级酒店品牌喜来登在过去的30年中,共有67家喜来登在中国开业,现有40多家喜来登酒店正在积极筹备中,其中10家喜来登将于2015年开业。

    国际酒店巨头继续加码中国市场的主要原因在于,酒店巨头只是获得高端酒店的管理合同,而无需参与酒店投资。赵焕焱认为,正是因为跨国酒店管理低风险的轻资产模式和囚徒困境,导致跨国公司对酒店管理合同来者不拒,多多益善,再说,另一方面,中国现在是全球酒店投资唯一没有控制的地方,酒店市场的投资目的多元化,包括地方政府的意愿、投资者的财务考虑、投资者提升楼盘价值的考虑,导致高端酒店项目蜂拥上马。无序的状态只能寄希望于同业公会来制定规则,但收效甚微。

    喜达屋大中华区总裁钱进坦承,目前五星级酒店发展遭遇严重过剩危机,但他否认是国际酒店集团的轻资产模式和囚徒困境导致如此境地,而是过去三十年高端酒店业的发展被介入太多非市场因素。

    戴斌认为,过去由公务需求推动的高端酒店发展势头,并不健康,随着“八项规定”、“六条禁令”的颁布,酒店行业经历阵痛后必须重新研究市场,重新定位,去政务化。新兴的需求将聚焦于正在蓬勃发展中的国民大众旅游需求。

    据国家旅游局今年初公布数据,去年国内旅游人数达36.5亿人次,预计今年会超过40亿人次;而到了2020年,我国国内旅游人数还将达到破纪录的60亿人次,可见国内旅游市场需求仍在爆发,国民收入的增长也相应会增加在五星级酒店消费的能力。

    因此戴斌对五星级酒店未来的发展仍保持乐观的态度,他认为只要行业内控制好酒店发展节奏,并积极开辟新增需求,料会走出行业低迷。

    钱进亦认为,五星级酒店或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面临亏损和行业重组洗牌,但是前景依然看好。

    记者还了解到,为了让酒店投资收益更趋市场化,酒店大数据市场需求十分紧俏,3月25日,携程宣布其麾下全资子公司中软好泰与原慧评网重组成立众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计划建设中国首个酒店业全数据平台,融合酒店行业大数据以及云计算技术。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酒店漫天喊价酒店高管必看四大霸王条款更多>>

慧聪市场

官方微信开通

扫扫尽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