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学娅:休闲文化下农村民宿的主角在哪里?

http://www.hotel.hc360.com2016年02月23日10:56 来源:迈点网作者:袁学娅T|T

休闲文化下的乡村旅游能否成功的主角,就是原住民的“老板娘”。如果缺失了体现当地文化的各类产品和服务,其价值将大打折扣。

    休闲是种文化,是衡量社会文明的标尺,是人类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结晶,是人们崭新的一种生活方式。我国目前正在兴起休闲文化下的乡村旅游。逢年过节、周末休闲,加之目前家庭拥有汽车交通工具的普及,亲朋好友、三五知己,找一个周边方圆200公里内的乡村放松旅游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也是一种趋势。到乡村旅游,期望的是青山绿水、散养鸡、鸭、鱼、虾、还有就是绿色素菜,对于长期生活在城市工作压力很大的市民而言,除了这样的乡村旅游可以呼吸新鲜空气,当然还期望有一个理想的民宿可以住下来品尝美味佳肴及喝茶、喝咖啡聊天。

    新的需求产生了,而且是刚性的,作为住宿行业新的业态的一种,主题客栈、民宿成为近几年来的投资热点,有些地区如云南丽江、大理,杭州的莫干山、青之坞等便是这类业态的典型。但是在这类业态蓬勃发展之时,中国特色给这类业态的持续发展带来机遇的同时还有很大的挑战。

    成熟的国外民宿,如台湾日本的民宿、澳洲、新西兰的酒庄客栈、英法的城堡等,深受各国游客的喜爱,原因就是可以在这些民宿、客栈领略纯朴的当地文化、品尝纯正的当地佳肴,可以和店主聊天,可以到附近的博物馆、旅游景点获取书本上读过但需要亲自经历才有更大收获的点点滴滴。以上这些成熟的民宿、客栈业态,物业绝大部分都是店主自己拥有,小店一般都是夫妻两人加个小工,连接互联网的预订系统,把自家的产品照片传到预订网络上,向全世界宣传自己的家,可能太太是前台接待、公关、营销,老公是大厨、工程、安保,经营一个民宿、客栈就如经营一个家,经营者的心态是和顾客共享休闲。

    相比之下,我国今年兴起的乡村民宿、客栈,多了不少特色。

    特色之一,经营顺利的主题小客栈和民宿开始了连锁拓展,因为这类产品被资本大鳄盯上了,要求其从“独乐乐”走向“众乐乐”;

    特色之二,民宿物业以租赁为主,一旦民宿客栈经营有点起色,房东后悔低价出租房屋给小客栈和民宿经营者,提高租金而让客栈经营者生存艰难,矛盾不断;

    特色之三,民宿的投资者往往都不是原住民,招聘的服务人员往往并非当地人,个别的当地的大妈、小弟都不唱主角,因为大妈、小弟难以表现和传达投资者的文化及理念。

    很难得在最近的一个论坛上听到一个80后主题客栈创业者的心里话,“主题文化客栈是一种老板娘文化”,“主题文化客栈只适合创业者而不适合资本风险投资”。短短的两句话,是一个有理想但理性的创业者和从业者对于这个业态的心得和总结。

    非标准化的主题文化客栈和民宿,因为其物业像家、因为其接待者像老板娘,传递给顾客的是一种温馨的“老板娘文化”而得到顾客的青睐,顾客可以不在乎客房装饰是否高端、可以不在乎食品饮料是否精致,享受的是一般繁忙的大城市久违的宁静和可口的外婆菜,还有就是阳光下絬意的下午茶,更有情趣的是和“老板娘”聊天……..。因为有不同背景出身的“老板娘”,将他们自己对于客栈和民宿的理解以及自身的经历,娓娓动听的讲述给顾客,打造了不同地区的不同“文化主题”的客栈和民宿。这样的客栈和民宿,表现的是故里的亲切、家的温馨,所以能牵动目标顾客的情感。主角就是当地的“老板娘”。

    可惜目前由于前面提到的三种特色,创业的文艺青年或者设计师的作品及产品被资本大鳄看中,以风险投资的形式说服主题文化小客栈和民宿的创业者从“独乐乐”走向“众乐乐”。于是乎,原来的“老板娘”已经无法在自己的创意空间行使职责,没有时间和顾客对话,奔波于各地的乡村寻求类似物业,因为后面有风投的资金支撑,找到物业后的装饰装修还比较顺利,只是要寻找能够代表自己主题文化的“老板娘”遇到了瓶颈,能理解主题文化的酒店职业经理人代价太高,小客栈和民宿承担不起,当地招来的大妈、小弟由于文化水平有限,又无法把主题文化传递给顾客,无法和顾客对话,所以,目前有几个小有名气的主题文化客栈、民宿品牌在连锁复制过程中遇到了这同一致命的瓶颈,硬件可以复制、装饰可以复制,“老板娘”的文化和小客栈和民宿“对话”,借用风险投资打造的主题文化客栈、民宿是否会变味?

    第二种特色的状况雷同经济型酒店遇到的瓶颈,轻资产模式租赁物业投资小客栈和民宿,当房东违反租约条款或要求不断加收租金,在生存发生困难时,小客栈和民宿是否还可以有文化的生存?低价的租金是客栈和民宿盈利的空间,租金不断上涨以后,盈利空间越来越狭窄,文艺青年和创业者还愿意做“老板娘”吗?没有经济基础的尊严还能为顾客提供像家一样的温馨服务、还有心思和顾客有情调的对话吗?

    休闲文化下的乡村旅游能否成功的主角,就是原住民的“老板娘”。如果缺失了体现当地文化的各类产品和服务,其价值将大打折扣。问题是目前还有一些体现不同地域文化的村落存在,但村落中有文化的壮年基本都在大城市打工,养家糊口,留在当地的都是些稍有文化的老人和小孩。现在国家号召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国民有这方面的强烈需求,机遇来了,可是谁来担当为有如此需求的顾客提供服务呢?最近遇到一些文化基金的志愿者,愿意为一些幸存的有文化价值的乡村投资,修复建筑原貌,挖掘当地的手工艺和佳肴,打造有文化传承的幸存旅游和有质量的民宿,政府对于投资者是大力支持,但问题是谁来经营和管理,不少留存老人连普通话都无法听懂,显然不符合条件,让在外打工的中壮年回乡是否愿意?学酒店管理专业的学生有可能去这样的乡村当个“村长”?最为理想的应该是原住民的中壮年回到家乡,传承家乡的手工艺同时,通过学习基本的服务技能,重新打理自己的乡村的同时,为前来旅游度假的顾客提供服务。

    “老板娘文化”是小客栈、民宿成功经营管理的灵魂和精髓。缺乏主角,乡村旅游中的民宿、客栈那台戏将如何唱。

责任编辑:毕兰菲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您可能还会关注的

酒店漫天喊价酒店高管必看四大霸王条款更多>>

慧聪市场

官方微信开通

扫扫尽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