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故事:孙炳南博士与他的 Cetis 美爵信达

http://www.hotel.hc360.com2016年11月30日10:55 来源:慧聪酒店网T|T

    明成祖命郑和下西洋七次,走了三十多个国家,最远抵达东非、红海,但至今我们也无法了解郑和下西洋的真实目的。当时中国没有从实业的角度走出国门,没有与世界融合。

    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勃朗牧师带容闳赴美求学,咸丰四年容闳从耶鲁大学毕业,才成就了中国首位海外留学生。从那时开始,中国的阀门就如水银般,不可阻挡地淌开了。不论日本的明治维新如何成功,中国的维新如何失败,都是历史长河的一瞬,命运多舛的中国势必会改变她的命运,中国终究会走向世界。

    若干年后,在新一轮的大潮中,中国一个偏远农村的孩子孙炳南也被幸运地卷了进去。

e

    如今已成为一名世界高温超导材料博士后的孙炳南,一个博士、学者,美国Cetis美爵信达公司全球CEO。他的成长和我们这个时代一样,伴随着曲折、痛苦与涅槃。

    列车以每小时300公里的速度飞驰在冀中平原,道路边翠绿的树木迅疾的消失在车窗外。

    时间真快,一晃都快19年了!

    孙炳南博士睨视着窗外,飞驰的列车似乎把他的思绪又带到了美国硅谷……

    十九年前,Scitec公司的竞争对手,美国最大的酒店电话机制造商——Teledex公司,以侵犯他们的设计为由将孙博士刚刚起步的Scitec公司诉讼到硅谷联邦法院。因为Scitec公司的市场崛起,使他们感到了巨大的市场危机,想用这种诉讼的办法,将Scitec扼杀在摇篮之中。

    那场跌宕起伏的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孙炳南博士出生在安徽一个偏僻的农村,在那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年代,靠着自己的天赋与勤奋,从著名的北京大学毕业后,获得全额奖学金远赴法国留学,24岁即获得物理学硕士、材料科学和工程专业博士两个学位,25岁成为高温超导材料科学博士后研究员,27岁进入美国世界著名科学中心——美国贝克曼研究院从事材料科学研究。

e

    法国的浪漫只能泛起塞拉河的点点波光,日内瓦湖的清纯优美留下了不息的情结。在欧洲作为一名科学工作者,本可像雄鹰一样翱翔在科学的蓝天,然而,一名外籍人员在当时的欧洲要永久长期发展却很难。

    日内瓦湖的喷泉依然绚丽多彩!

    带着一份虔诚的心情,他选择了离开欧洲。

    1990年6月他离开了瑞士日内瓦大学,加入到美国纽约州立大学,从事医学科学与化学的联合研究,这是一种跨学科联合研发基础项目。可他的研究方向是从事材料科学和超导研究,医学与化学并不是他感兴趣的研究方向。

    高温超导电性研究,这是一项当时可以引发一场新的工业革命的科研课题,这才是他想要做的事情。

    初衷难解,他努力寻找这样的机遇。1991年他终于等到了,11月顺利进入了伊利诺伊大学的贝克曼高级科学技术研究院,专业从事材料科学研究。

e

    贝克曼高级科学技术研究院是世界著名的科学中心,于1983年成立,它致力于物理科学、计算机、工程、生物、行为和认知方面的基础性研究,是以减少传统科学和技术学科之间的屏障为前提的,并且能够加速研究进展,这正是许多常规方法所难以办到的。

    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

    在这样一个有深厚科研背景的机构,孙炳南博士应该找到了他的用武之地,然而,事与愿违!

    在贝克曼高级科学技术研究院,他投入了自己的满腔热诚,期待在这个科研领域产生一枚诺贝尔奖。但是,随着科研项目的进展,科研经费被不断的转移用于了其他开支。

    这好比是釜底抽薪,要寻找新的科研经费既浪费时间,也比较困难,因为他没有精力去从事研究以外的事情。

    1993年的春天似乎还留有冬天的残雪。

    巧妇实难无米之炊。这一年他的观念有了新的改变,因为在中学时期他就非常崇拜大学教授和科学家,决定放弃喜爱的研究工作,去申请一所大学的教授职位,准备做一位学者。

    传道授业也许是一个好的选择,但竞聘该职务的有来自世界各地的500多名博士学者,在参加该大学的面试以及答辩后,招聘委员会经过评审,他在500多候选人中名列第二名。

    失望接踵而来,尽管在这500多博士里排名第二,已经很优秀了,但当招聘的名额只有一个的时候,你再优秀也是没有用的。很快收到了该大学一封手写的信,告诉孙炳南博士因为大学招聘只有一个名额,很遗憾不能提供这个位置。

    初春的寒意沁人心脾,窗外的白橡树刚刚露出一点新芽,北美红雀以耐不住寒冬的寂寞,雀跃枝头。

e

    命运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从上学那一天开始,孙炳南博士就是一个与时间赛跑的人。

    这件事再一次改变了他的观点,决定放弃做学者的念头,只有靠自己来改变自己。就在那一年的春天,在办公室工作了一整天的他,最终还是决定离开,甚至都没有花时间去整理自己的办公桌。

    就这样走了,再也没有回头看!

    离开贝克曼高级科学技术研究院,他的第一个想法是成为一名科学顾问。一方面在不断积累商业经验,另一方面也在寻找商业机遇。作为一个研究型学者,也许将科学研究技能应用于商业研究更有理性。

    可是,作为一名研究型的学者又怎样能融入到商业领域?从大学毕业就一直没有离开过科研领域的他,对从事商业是一窍不通,除了做科学研究以外基本上没有接触过商业领域。

e 

    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功”。离开他心爱的科研工作后,他利用整整半年多的时间待在大学商学院和法学院的图书馆里,阅读了上百本有关如何经营企业的书籍,开始用科学家的思维来研究商业原则。可以说,他为了完成自己的转变,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孙博士当时对美国的各种企业进行归类、排列、筛选,与这些目标公司的销售经理进行交谈,询问他们公司有哪些产品,以及产品的生产周期和他们的期待。1994年的一天,他在电话里和亚特兰大一个经营电话交换机系统的销售经理沟通,得知他们需求的电话机来电提醒信息灯生产时间长,且存在交货不及时的问题,面对对方咨询他是否可以帮助寻找一家能及时供货的供应商时,他开始尝试自己来制造这个产品。

    在孙博士开始生产信息灯的时候,根据他对市场的了解,特别是所做的通信系统提醒信息灯主要是用于酒店专用电话机上,引起了他对这个行业的关注,发现酒店电话机市场需求量越来越大。与其说只生产一个部件,还不如做一台整机,其市场价值更大。这时他就在酝酿一个计划,设立一个从设计、制造和营销一条龙的企业。他把公司命名为Scitec。

e

    当时2500制式电话机占据了市场很大的份额。有趣的是当他深入调查这个市场时,了解到在美国竞然形成了一个翻新2500制式电话机的产业链,有上百个这样的小作坊提供不同的配件,将2500制式电话机回收、加工、翻新、重新销售,他觉得这样做太复杂了,而且一旦某个配件延误就没有办法进行下去。

    孙博士看到了一个机遇,或许是一个突破口。他开始策划,按照行业标准设计一款新的2500制式电话机,而且价格还比他们便宜。其实,做商业就是这么简单,只要你看准了市场,明确了产品,就能做得很好。当他的产品进入市场后,这个翻新2500制式电话机的产业链基本消失了。

    在全球酒店市场行业里,有两个大的公司即美国Teledex公司和TeleMatrix公司。Teledex公司成立于1982年,是酒店电话机行业里的老大,也是国际酒店管理集团的指定标准,基本上把控了全球酒店电话机市场。当初,孙博士公司起步的成功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还坐在老大的位置上傲睨一世,开始可能还对孙炳南博士不屑一顾。当孙博士的产品进入市场,并被各个酒店所接受,迅速打开市场时,终于把处于该行业领导地位的公司给惊醒了,开始找理由来攻击孙博士。

a

    1997年Teledex公司在位于硅谷的美国联邦法院对孙博士公司提起法律诉讼,声称孙博士公司产品侵犯了他们的设计,想通过这种手段把孙炳南博士打压下去。就当时孙博士公司的市场实力,品牌实力,甚至是资金实力是不能与他们相比的,这无疑等于唤醒了一头沉睡的狮子。

    当时Teledex公司是这个行业的大鳄,与这样的大公司对簿公堂,说实话心理没有一点底。何况,对于一个新公司,要去美国联邦法院应诉,是要承担很大的经济包袱的。

    但孙博士必须维护自己的利益。当时他不得不花费了几十万美金来聘请律师,从伊利诺斯州到加利福尼亚州去法院应诉,那一段时间他简直成了空中飞人。飞机票、住宿费、律师费,使他越来越感觉到费用的紧张。直到现在,凡是有其他交通工具的地方,他从来都不会坐飞机,因为那个时候都坐怕了。

    孙炳南博士聘请了一名从业40多年的老律师。对于孙博士疑惑的眼神,他拍了拍自己的拉杆公文箱,诙谐地说:看看这个跟了我40年的包,它见证了我的律师生涯。就这样,孙炳南博士单枪匹马去迎接一场新的挑战。

    硅谷联邦法院就在Teledex公司的旁边。

    当孙炳南博士与律师走进法庭时,Teledex公司来了一帮人。在这之前,他们给法官说“这是一个华人,在餐馆里靠洗盘子为生,把我们公司的技术偷走了”,使孙博士在法官心里留下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印象。

    孙博士的律师非常聪明,凭他多年的职业经验,他告诉孙炳南博士:上去把你的经历讲完,我们的官司就赢了。

    孙博士按照律师的提议,在法庭上将他在欧洲取得博士,美国贝克曼研究院研究员的经历一一陈述,还没有讲完法官就听傻了,开始变得同情孙博士,法官认为Teledex不诚实,欺骗了他,法庭的氛围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

    Teledex公司感觉到这场官司变得对他们不利起来,开始采取拖延的办法来耗费孙博士的时间与精力。

    就这样孙博士花费了6个多月的时间,往来穿梭在伊利诺和加州之间,对于一个开始创业的新公司,是承受不起这些经济负担的,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和资金来为自己辩护,实际上这也正中对方下怀。为了确保企业的发展,只有生存下去才有发展的机会,最后他放弃了,与对方达成了和解。

    在最后签字时,孙炳南博士指着他们:你们会后悔你们今天所做的这一切的。

    经过这一番折腾,公司的新产品慢慢被广大的酒店所认可,而且在价格上有很大的竞争优势,坏事变好事,反而使公司的销售数据成几何倍数的增长,通过了企业生存的挑战。

    通过这件事,也使孙炳南博士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此外,诉讼他的公司是全球酒店电话机行业最大的公司,这大大增加了他的信心,并没有给他带来负面的心里压力,能和这样的大公司对簿公堂,只能证明他所做的是正确的。孙博士历来都把不利的因素从正面来考虑,就像他第一次上学老师烧掉他的书一样,他一定要读好书证明给老师看,这就是正能量吧!11年后,孙博士成功收购了Teledex公司的全部资产。

w

    事情总是富有戏剧性的变化。

    1999年,Teledex公司开始进入办公电话机的制造,收购了一家来电显示的办公电话机公司,并与IBM公司签订了使用IBM商标生产来电显示办公电话机的合同。为了解决资金的不足,他们争取到近8000万美金投资基金投入这个项目。很快,50个集装箱的办公电话机生产并运低美国。

    要知道,当年可还没有“跨界”这个概念。在市场上都知道IBM是做电脑的,怎么生产电话机了?这个品牌没有给他们带来所望,却被认为IBM做电话很不专业,市场销售寥寥无几,库存积压,每月盈利尚不能承担利息,经营开始变得困难重重。

    庄子言:智者于危机看到生机,庸者与生机也是危机。饭不可能是一个人吃的。孙炳南博士在这场博弈中看到了一个良好的合作机遇,决定抛弃前嫌与Teledex公司沟通,利用Scitec的生产强项与Teledex的渠道优势联合起来,降低成本,做大市场。

    2003年1月的芝加哥,大雪纷纷。

    孙炳南博士早早来到位于芝加哥的Westin酒店咖啡厅,约好了Teledex公司总裁进行沟通合作的事情。人如约而至,当见到孙博士后,双手交叉胸前:我们今天来干吗?故作强势的来了这样一个开场白。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孙博士什么都没有说,打了一个招呼转身走了。

    “人类的智慧可以归结为一句话:希望与等待”--大仲马。时隔六年,2009年12月18日,孙炳南博士采取股权抵押债务,通过联邦法院拍卖债务的办法,以6000万美金一举购得Teledex公司的全部资产。

e

    似乎已经尘埃落定!Teledex、TeleMatrix,包括Scitec三个品牌全部归于旗下,成为全球最大的酒店电话机公司,于2010年整合三大公司并更名为Cetis,实现了全球酒店电话机行业的整合。

    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似乎有更大的暴风雨等着孙炳南博士去挑战,而且,没有想到这场暴风雨来得这么快!

    2010年2月,孙炳南博士收到了美国联邦司法部的反垄断指控调查。当时,他正在亚太销售服务中心总部——北京,而美国总部主管运营和财务的经理,感觉事态重大,恐不能承受如此之重,提出了辞职申请,因为对于Teledex的收购方案正是由他们直接制订的。

    “山雨欲来风满楼”。没有办法去承受现实,又怎么去面对现实?孙博士二话没说,于周五的晚上飞到美国,周一早上与法律顾问、人事经理直接来到通用基金办公室。面对联邦司法部反垄断指控调查,通用基金也逃脱不了干系。他告诉他们,联邦司法部告我的话,我必须把你们带上,因为他们当时的目的就是要甩掉债务包袱。通用基金感到事态的严重,当时就通知了他们的律师一起面对。

    为了应对这次联邦政府司法部的反垄断调查,孙炳南博士专门购置一套软件整理资料,二个多月的时间内共向司法部提供了1000多份说明资料,堆起来差不多一屋子高。

    5月份正式接到联邦检察官的面讯,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什么都问到了,当时把他给问烦了。

    孙炳南:你们到底要什么?达到什么目的?

    检察官:我们也不知道!

    到最后孙炳南博士得到这样一个结论:这不属于经济犯罪行为。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的拖了下去,一直延续了数月。要知道当时聘请的律师团队每人每小时就是800美金的费用,有时与他们对簿一天要长达15个小时。这样拖下去对他极为不利,在孙博士的提议下与司法部检察官召开了电话会议。

    孙炳南:会怎么处理?

    检察官:1美金把Teledex公司卖给竞争对手!

    孙炳南:是不是把Teledex公司送给竞争对手?

    检察官:是!

    孙炳南:你是不是在打土豪分田地呀?这是在美国,你想干什么?

    电话那边再也没有听到回音,做了30多年的律师心生疑惑:他的这种说法从来没有听到过。直到2011年3月,联邦检察官再也没有找他谈话,全部交给律师来处理。

    虽然交给了律师处理,但孙博士还是很担心,如果最后判决还是对他不利,那还得去联邦法院打官司。

    等待是痛苦的,时间也是难熬的。

    孙炳南博士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邮箱,查看是否有律师的邮件。2011年4月13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也是孙炳南博士女儿的生日。也许正因为这一天是女儿的生日,他得到了一个毕生难忘好的消息。

    早上打开邮箱看到律师的邮件,一封绝对难忘的邮件:司法部决定停止对你们的调查,公平竞争,我将会更加关注你们。

    回想往日,面对公司这样大的波动,作为公司CEO的孙炳南博士为了不影响公司的正常运作,他并没有告诉公司的任何一个人。从收购到反垄断官司,再到债务清理,五个月内全部都是他自己单枪匹马在战斗,这对一个人的心理素质是多么大的的考验呢?从与Teledex公司竞争、到对簿公堂、再到收购,前后历时13年,终于尘埃落定。

we

    经过这场生死博弈,孙炳南博士似乎把一切都看得很平谈。“自古人生最忌满,半智半愚半圣贤”是否是这种心情我们就不得而知。

    Cetis美爵信达走过34年的风雨,目前,在欧洲、亚洲、中东等地设有分支机构,业务已覆盖13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全球有超过20多万家星级酒店,3000多万间客房使用Cetis美爵信达的产品,。

    在孙炳南博士心中有一个更大的商业策划。把全球星级酒店的客房作为Cetis的样品展示间,打造全球星级酒店网络传媒公司,通过产品、网络、酒店客房这个业务链,将销售目标推向高品质消费,进入千家万户,实现Cetis美爵信达“111”工程计划,即每间客房每天盈利1美金的宏伟目标。

    康乾盛世时的中国,占据着世界大部分GDP,但那是由赤贫的农民在自己生存了千百年的土地上辛苦挣扎所创造的;当时,欧洲工业革命的号角己经吹响,蒸汽机的动力已驱动欧洲滚滚向前,但我们还在用八股文选拔天才,国门紧锁。孙炳南博士生于这块土地,长于这块土地,他有对这块土地有着深厚情感。在当今改革的大潮中,他走出去了,他更加希望有更多的人能汇入这股大潮,有更多值得传颂的故事!

责任编辑:毕兰菲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您可能还会关注的

酒店漫天喊价酒店高管必看四大霸王条款更多>>

慧聪市场

官方微信开通

扫扫尽览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