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人、生意 P2郑健灵谈联合办公的疯狂与理智

http://www.hotel.hc360.com2017年11月23日08:54 来源:迈点网T|T

    如果说,2015年GCUC进入中国,标志着联合办公行业在中国的崛起;2016年GCUC·中国,展现了联合办公进入合纵连横的局面;那么,2017年的峰会,则宣告了联合办公成为共享经济未来的全新地标。一场顶级的盛会,让中国知道了“联合办公”,也让世界见证了中国联合办公产业的发展。而这一切的缔造者,就是Bob(郑健灵)。他本人也是中国首个联合办公品牌——PeopleSquared(简称P2)的创始人。

    时光荏苒,春秋几载,回望中国联合办公发展之路,他有何感慨?

1

    PeopleSquared(P2)创始人Bob(郑健灵)

    疯狂投入一个未知的领域,

    这个叫“Bob”的男人颠覆了空间产业

    2010年于中国而言,是个颇具历史纪念意义的年份,因为在这一年,世界博览会首次在中国举办。2010上海世博会主题为“城市,让生活更美好(Bettercity,betterlife)”,通过城市多元文化的融合、城市经济的繁荣、城市科技的创新、城市社区的重塑、城市和乡村的互动在内的5大主题全面诠释了人、城市与地球之间的关系。同样是在这一年,人类探索城市更新与发展的历程中还发生了一件影响至今的大事情——共享经济三巨头之一的WeWork在美国诞生,而远在大洋彼岸的中国,有个叫“Bob”男人也正在悄悄地布局同样的事情。

    2010年,随着自己上一段创业生涯的结束,BobZheng(郑健灵)因着各种机缘和小伙伴们成立了中国第一个联合办公空间PeopleSquared(P2),“我们相信‘人+人叠加所能实现的,是超越人x2的效果’,这种以几何速度增长的脑力激荡,正是PeopleSquared的得名由来。”回想创业之初,Bob坦言,创业之初真的很难,因为没人知道联合办公,很多人还在拿它跟商业中心作对比。

    Bob向Google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Brin)赠送了P2定制版帽子,是不是超酷

    “2015年,我收到Liz(GCUC品牌创始人)的邀请,去澳洲参加GCUC峰会。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行业峰会,我发现在峰会上很多同行都可以在一起交流和分享。当时就觉得这个峰会太好了,立马就说服Liz让我把这个活动引入中国。”回忆起跟GCUC的邂逅,Bob还是很激动。

    Bob之所以会激动又急切地想把GCUC引入中国,是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这场峰会对于当时的中国联合办公产业发展的重要性。

    事实上,2014年中国房地产市场进入调整期,“去库存”成为主流,房企转型迫在眉睫。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诸如长短租公寓、联合办公等新业态开始在中国崛起,加之“双创”热潮来袭,不少地产开发商、孵化器等积极投身到联合办公这个新行业中。整个联合办公在2015年呈现“井喷”式发展。新行业的疯狂成长往往也潜伏着恶性竞争的危机。“我们还是希望提供一个机会,让大家坐下来,一起思考一起发声,让这个行业能够更好地发展。”基于这样的初心,Bob牵头将GCUC引入中国。从那次峰会开始,开发商和空间运营品牌有了良性的交流对话并开始尝试新模式。2015年也被称为中国联合办公元年。

    “当一个新兴的市场迅速发展起来之后,往往会有泡沫产生,我们要做就是撇去未来在这个行业里没有可持续发展能力、没有可长期拥有竞争复制力的一些玩家,让这个行业变得更好。”洞悉市场以思变,方能与时俱进。三年来,Bob一直对全球联合办公峰会中国站(GCUCCHINA)保持高度的关注:从调整主题、变换城市、到加入新玩家新玩法……都尽心尽力。

    因为这个男人的大胆尝试、热爱、坚持与积极推进,中国已成为全球联合办产业的热门区域,以wework为代表的国际联合办公企业先后涌入中国市场。今天的联合办公已经与公寓、酒店并称为房地产存量时代的三大空间新商业形态,而Bob也被业界称为“创业教父”。 

    “快”与“慢”的较量:

    子弹有限的时候,千万别盲目开枪

    曾经有人做过这样的估算:中国每年平均新注册企业的增速为27%,则2017年预计将有652万新企业进入市场,以此计算,联合办公的市场需求潜在规模将达到30000亿。对比目前联合办公仅为54.7亿的市场供给,30000亿的数字的确大得让人觉得不太真实。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潜力,各个联合办公品牌都在积极探索自己的商业模式和发展方向。

    与此同时,全球联合办公产业在2017年上半年,44个融资创业公司总融资金额达到7.38亿美元。CBInsights预测,按照这个速度,这个行业很可能超过2016年交易额和资金。借助“资本”的力量,不少联合办公品牌都驶入了规模化扩张的快车道。然而,在这个赛道上,P2却稍显动作“迟缓”。

    “这样的行业机会很多。但是子弹有限的时候,你要想好这发子弹什么时候打。对于P2来讲,创业就这么多资源,现在还不是我们打枪的时候。”Bob认为,在中国,资本化运作和规模化发展一定是未来的趋势,但是在做两件事情之前,企业一定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个事情。“现在很多行业都存在为扩张而扩张的现象,一拨热潮之后,大浪淘沙,很多企业甚至一个行业在一夜之间就消失。”

    产品至上,服务求深,是Bob为P2规划的成长路径。作为中国最老牌的联合办公空间,P2却一直不断地推陈出新。早在2016年GCUC全球联合办公峰会上,P2就向行业提出了联合办公行业要向酒店行业学习,针对不同人群推出不同的空间产品。此次峰会上,P2率先推出了针对互联网、创业公司而精心打造的S系列,针对设计师、音乐人、时尚圈人群而打造的M系列,以及针对商务人群而打造的X系列三条空间产品线,将旗下原有的所有空间产品标准化。2017年3月,P2和阿里强强联手,联合发布了全球首款智能化的联合办公概念空间"神鲸",为整个联合办公行业智能化、信息化建立了新的标杆。

    “我们会思考用户的需求,需要思考空间里的用户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产品。”在Bob看来,联合办公是物以类聚的地方,品牌和空间的气质会吸引相同气质相同气场的人。“我的气质可能吸引了P2第一批种子用户,我们的种子用户吸引了更多的后面来的用户,这个就变成了我们社区非常独特的属性。这也是为什么今年P2的slogan变成了‘workcrazy’,这里面有很多含义,我们既要工作,但是我们也不要忘记去疯狂,就算是在工作状态下,你也能以一种很疯狂的状态去做你的创业、去做你的工作。我们在服务的是一批未来中国最具有创新能力的、未来五百强的这样一群人。你是不是有能力和他们一起去创新,这将是未来你的空间区别于其他空间以及你的空间是否能够产生附加值的一个重要分水岭。”

    Bob在方便面博物馆里与大家分享交流

    “我们说其实创始人都特别神经病,每个老大可能从前都二过。每个月我们会有‘神经病’聚会。神经病可以创造理想国。”别人眼中的Bob也是这么一个人,因为有这样的创始人,好玩、有意思自然就成了P2的重要基因。Bob“神经”到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建了一个泡面博物馆,陈列了一整墙从全世界各地搜罗来的泡面,请专人煮泡面,定制了仅有“上面”、“左面”和“右面”的餐单,熟料空间里的小伙伴们却嘟囔着为什么没有“下面”。据说,这个灵感来源与Bob跟两个联合创始人吃饭聊天时的叨唠,没想到它就真的变成了现实。采访期间,Bob特意向迈点网记者推荐了这个网红方便面博物馆,“博物馆里有全球各地的方便面美味。我们现在很多创始人出去的时候,不买其他纪念品,他就会说,这个方便面不错,帮博物馆带一包。”

    联合办公就像是基础设施,

    接口打通了才能实现空间价值最大化

    就像传统的酒店行业一样,大家都是通过最基础的卖客房来获得收益,可是客房之内的增值服务,大家却不尽相同。对于联合办公来说,同样是做“空间”的生意,空间产品的多元化、物业成本的差异化,也必然造就各个联合办公品牌之间的差异化竞争和盈利能力的差距。在Bob看来,联合办公空间的价值更多是通过它本身所具备的“基础设施”这一功能性作用发挥出来的,“在移动互联网领域,LBS已经从最初的一个概念变成了现在任何一款应用里都有的基本功能,它已经变成了一个标准服务。这也是联合办公正在发生的事情。因为人们使用习惯的改变,‘联合办公’这种方式也变成很多产业最底层的行为方式,如果我们把这种方式走通了,那么我们就可以为不同的产业提供底层服务,把一个产业变成可复制的东西。”

    T-House

    2017年7月,P2与音乐巨头太合音乐集团跨界合作,共同打造其第一个M系列音乐垂直一体化主题联合办公空间——T-House。“做音乐空间这个想法,郑钧老师十多年前就有了。但是通过原来的音乐产业的做法——搭录音棚,建LiveHouse,通过无线下载产生服务是行不通的,因为所有的录音棚都在亏钱,所有的LiveHouse都不是特别具有可复制性。当我们通过联合办公的方式,把他们的音乐变成模块放到我们空间里面的时候,它就变成了可复制的方式——通过支持音乐人吸引产业,把更多的人汇集到这里面来产生化学反应。这才真正解决了他们在线下物理闭环的问题。”

    T-House首席执行官飞行者音乐科技联合创始人李戈重点分析了T-House模式给联合办公和商业地产带来的益处:首先,我们是好租户,我们一个演出场所可能需要一千平的场地以及后续的店和整体设施的需求;其次,我们是天然自带流量,音乐这个行业是有粉丝效应的,它可以解决商业地产的人流问题。而我们需要的一个可以给整体解决方案的服务商。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合作才能产生更高的价值。“P2投我,我的一场演出,我的IP、我的内容,我和你分,这样就从内容的角度延伸出其他的消费、文化的价值。”在李戈看来,联合办公甚至商业地产不应该仅仅限定在地产的范畴,联合办公要去思考如何能够解决其他行业的痛点,“解决1个问题,你是一家公司;解决100个问题,你就是一个行业。”

    从2017年开始,在整个空间运营板块出现了很多跨界异业合作的新模式。很多联合办公品牌开始选择与公寓、酒店等“居住”空间开展合作。对此,P2还在观望中。“单纯物理空间的对接并不能产生太大的价值。联合办公就像乐高积木一样,它上面有很多接口,只有把社区生态、用户等这些接口打开打通,才能实现场景共享,才能做更多好玩有意思的事情。”Bob不反对跨界合作,但是他建议先把自己的产品打磨成熟,然后再去选择跟自己有相同人群的合作伙伴。“中国的产业太多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联合办公里面,我们在做品牌布局的时候,不妨多向外看,去发掘那些还未进入这个领域的行业的痛点,去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把不可复制变成可复制的产业。”

    “我觉得,联合办公本身的从业者就是一个创新者,我们在做很多行业的颠覆,我们在做原来大家在办公体验以及在闲置资源体验之外的颠覆。当你要去服务一群创新人群的时候,你自己在做的事情是否也是有创新的,以及你是不是可以通过你的创新聚集一批人。这很重要。”Bob非常看好联合办公在未来创新产业里对这些创业者的推动作用。

    小结

    从2010年创业至今,P2已经走过7个春秋,当被记者问及创业中踩过的最大的坑是什么,Bob笑了:“到处都是坑,我们就是踩着坑过来的。”

    事实上,有坑也是Bob自己挖的,谁让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联合办公就像是我们自己的baby,刚出生的时候,谁也不认识。现在发展起来了,却面临着恶性竞争、无序竞争等问题,太让人操心了。”Bob说,这个行业才刚起步,最怕体验做不好,最怕那些怀着尝试心态的人进来之后又出去说“联合办公,我尝试过了,太烂了”。

    在今年的GCUC中国峰会上,众创空间(联合办公)服务标准被给予了详细的解读,该标准由优客工场、P2、纳什空间等多个办公空间联合起草,由科技部火炬高科技产业开发中心作为服务标准指导单位,上海市创意产业协会担任细则指导单位。“我们希望能够邀请到更多的支持者和参与者,获得更多政府机构的认可和支持,这样我们才能把这个行业做得更好。”

    在推进“联合办公”这个产业发展的道路上,Bob跟更多同行一起,正在努力着。

责任编辑:韩天骏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酒店漫天喊价酒店高管必看四大霸王条款更多>>

论坛 更多>>

-->

官方微信开通

扫扫尽览
最新资讯